居民扔垃圾不分类拟罚200元图文:荆楚欢歌颂祖国盘龙城遗址博物院正式开放烈士的妹妹寻找鄂籍烈士家属34年最牛手术机器人在武汉上岗各民族共建美好家园 共创美好未来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版 要闻
·居民扔垃圾不分类拟罚200元
·图文:荆楚欢歌颂祖国
·盘龙城遗址博物院正式开放
·烈士的妹妹寻找鄂籍烈士家属34年
·最牛手术机器人在武汉上岗
·各民族共建美好家园 共创美好未来
www.55msc.com
----  
 
1 要闻 2019.9.28 星期六

34位湖北官兵当年天山筑路牺牲谱写生命壮歌
烈士的妹妹寻找鄂籍烈士家属34年
    图为:陈俊贵夫妇(左)到新洲看望烈士石博韬父母,右为石博韬的父亲石文华
    图为:石博韬烈士衣冠冢是新洲学生传统教育基地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通讯员陶火应

    独库公路穿越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达坂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有这样一条公路,它会带你一天看尽四季,让你遇见雪山、峡谷、草原、湖泊、古松、石林等美景。它就是被称为“最美公路”的独库公路。
    这条飘荡在天山怀抱的彩色景观大道,是名副其实的“天路”。修路的十年间,168名解放军战士因为雪崩、泥石流等原因牺牲。独库公路,因此又被称为“英雄之路”。
    少有人知的是,独库美景里,有34位湖北英烈血染的风采。
    9月30日是烈士纪念日。楚天都市报聚焦这些英雄的故事,纪念那些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的青春。

    34位湖北籍官兵英魂驻天山

    横贯新疆中部的天山山脉,将新疆分为南疆和北疆。1974年,毛主席发出“要搞活天山”的指示,宜昌“三线”国防建设工地数万名官兵挥师入疆,承担起修筑独库国防公路的任务。
    独库公路从独山子到库车,长531公里,大部分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它沿途翻越四座终年积雪的达坂(高高的山口),跨越近十条河流,三分之一的路段紧邻悬崖,五分之一的路段建在永冻层上,雪崩、飞石、塌方、滑坡等险情,时刻威胁着筑路官兵的生命。“遇山开山,遇水架桥。”今年64岁的湖北老兵张银祥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1976年,他和几位老乡坐了七天七夜的闷罐车,从湖北到达独库公路工地。他们是工程兵,很多时候,山高路陡、冰隔雪阻,机械车辆少且根本上不去,官兵们只能徒手搬运炸药、柴油、粮食、煤炭、帐篷、行李等,施工条件简陋,危险无处不在。官兵们将钢钎打进岩石,系上保险绳,荡着秋千打眼放炮,凿出栈道方便施工。有的战士在飞线施工中壮烈牺牲,有的在达坂塌方中以身殉职,有的被突发的雪崩吞噬生命,有的在工作岗位上积劳成疾……
    就这样,从1974年动工,到1983年建成,10年间,共有168位官兵牺牲在独库公路工地,另有1000多位官兵伤残。平均3.16公里就有一位年轻战士献出生命,其中湖北籍官兵34位。

    塌方中他顶住最危险的位置

    石博韬是武汉市新洲区道观河风景区石寨村人。他在独库公路工地奋战了7年,生命永远定格在26岁。
    “他本来有很多可能不会牺牲的。”昨日,石博韬的父亲石文华对记者说。今年85岁的他,一直十分关注新疆的新闻,包括每天的天气情况,“因为儿子在那边。”
    石文华老人介绍,石博韬于1976年参军,参加独库公路建设。他1983年7月19日牺牲时,离独库公路竣工只有两个多月。出事前一天,石博韬获得了三天假期。他下山办事,准备第二天到医院看望受伤的战友。后来,他考虑到同班的兄弟们在2号隧道施工,工期紧、任务重,于是他临时委托别的战友看望病号,自己返回工地帮忙。当天早晨7时30分许,隧道口支撑木上的岩石出现松动,零碎的岩石不停往下掉,石博韬发现险情,大叫“快,都往外撤!”战士们纷纷往外跑,石博韬则边喊边往隧道里面冲,看看战友们是否都安全撤出。隧道里没有灯光,他拿着手电筒,发现一位四川籍战友躲在一个角落里。塌方再次发生,他一掌将战友推了出去,自己却壮烈牺牲。“他总是把生的机会让给别人。”石博韬的战友李文全回忆。事故发生后,李文全立即组织全营官兵营救。大家用手拼命扒了4个多小时,才在距离安全区只有半米的地方找到了石博韬。他面朝隧道里面,右手的手电筒仍然亮着,肩部、腰部和双腿各被一根大木料压住。全营官兵看到这一情景,都嚎啕大哭起来。
    李文全说,此前,石博韬多次遭遇塌方险情,他都顶住最危险的位置,好让战友脱险。“其中有两次,他被沙石埋住,自己奋勇爬了出来。可是这一次……”说到这里,李文全哽咽难言。
    石博韬牺牲那一年,石文华去过独库公路筑路现场,还给思想动摇的战士们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们不要辜负牺牲的烈士,尽早把道路修通。“人固有一死,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于鸿毛。”“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多年来,石文华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他还自学新媒体,在网上祭奠儿子。思念儿子的同时,他也为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湖北籍班长的最后一个馒头

    陈俊贵,这位感动中国的独库公路烈士守墓人说:“死也不会忘记1980年4月6日这一天。”
    当天,一场暴风雪困住上千名筑路官兵,通讯中断,缺衣少粮。陈俊贵和来自湖北罗田的班长郑林书、副班长罗强、战士陈卫星,奉命到42公里外山脚下的那拉提团部求援。
    四人带上炊事班仅剩的十几个馒头,在没膝的积雪中顶风摸索前行。走到第四天,离目的地还有6公里左右时,他们又饿又累又困,再也走不动了。
    此时,郑林书的怀里揣着最后一个馒头。他说:“这个馒头,我和副班长不能吃;陈卫星是老兵,也不能吃。陈俊贵年纪最小,又是新兵,你吃了馒头,去报告部队,大家才有获救的机会。”
    深夜里,走在最前面的郑林书倒下了。罗强和陈卫星商量,去附近找点柴火为班长取暖。
    “一定要挺住,确保完成任务。今后如果有机会,到我老家去看看我的父母……”郑林书对留下来照看他的陈俊贵说。之后,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几个小时后,副班长罗强也倒在了风雪中。
    陈俊贵、陈卫星实在走不动,最后变成了爬行。第五天,一位哈萨克牧民发现了两人。
    “当时饥饿难忍,我从班长手里接过馒头,几口就吃完了。”陈俊贵说。后来,他经常为此悔恨难眠:“我怎么就一个人吃了呢?真不像一个真正的战士……”
    1984年,双腿冻伤的陈俊贵退伍,回到辽宁省辽中县老家。班长的临终嘱托,时刻在他耳边响起。
    两年后,陈俊贵毅然决定,带着妻儿重返天山,为班长和战友们守墓,想办法去湖北看望班长的父母。
    因部队改编,寻找困难,2006年,在经历无数波折后,陈俊贵终于找到郑林书的家乡——湖北省罗田县白莲乡上马石河村。
    此时,郑林书的双亲早已离世。在两位老人的墓前,陈俊贵放声痛哭:“我来得太迟了!请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吧……”
    班长让馒头的故事,也深深感动了陈俊贵的妻子孙丽琴。“当年跟他来新疆守墓时,我才22岁,住的是地窝,点的是蜡烛,喝的是雪化的水。我原本想,陪他守墓三年就回辽宁老家,没想到一守就是33年。现在我也不后悔,人都要凭良心做事。如今,我所有的青春年华都留在了天山,一辈子也不打算离开了……”孙丽琴说。


   
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太阳城娱乐网最快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怎么下载 申博游戏下载 菲律宾申博娱乐直营官网 申博会员登录
申博开户送28元 申博官方网址 www.sbc883.com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网址 申博网上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
申博娱乐现金网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www.508sun.com 旧版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138官网直营 申博线路检测